摘录南怀瑾《道家、密宗与东方神秘学》

标准

 

人类在上古时代,知识并未普遍发达,无论东方与西方,人们想要寻求这些问题的
答案,只有投向宗教的解释和信仰,把心灵付托于坚定的信念而不必再求深究。可是信
念大体是偏重于感情的作用,求知究竟是偏向于理智的要求。感情与理智,在人类的心
理中,往往自相矛盾,理智的求知常会怀疑惑情信仰的可靠性。因此,运用思想之慧思
以求知的要求,便如脱羁之马,自动跳出宗教的范围,运用自己的知识去探寻宇宙与人
生奥秘的究竟。于是,哲学求知的领域,便由此而建立起它的权威。宗教的教义,也需
运用哲学的解释来增加它的真实,人生的思想方向,行为道德,生活意义,同样需要哲
学来确定它的善恶标准。但是推崇爱好思想的玩意久了,人们对于思想本身的可靠性,
又发生了怀疑。因此先要缩小范围,研究思想本身和运用思想方法的逻辑学问,便由此
产生而成为专门的学识。可是,宇宙与人生的种种奥秘,并不因为有了逻辑的运用而求
得了明确的答案,所以科学便从哲学的口袋里脱颖而出,到自然的物理世界与现有实际
的物质中,去探求究竟。
到目前为止,科学研究的结果,比古人更加进步,而懂得自然与物理世界的知识,
而且可以部分把握物质和运用物质,的确有了空前的成绩。但是,累积古今中外几千年
的文化,由宗教而到哲学,由哲学而到科学的今天,人类知识的范畴,可以远上太空,
细入无间,仍然不能明白切身生命的奥秘,并未寻求到宇宙生命奥秘的结论。从这个角
度看来,可以说,芸芸众生,熙熙攘攘,依然还在浑浑噩噩,无识无知地过着莫名其妙
的人生。所以东西方的文化中,自古相传迄今,似宗教非宗教,似哲学非哲学,亦宗教
亦哲学。同时,也有它自己的科学精神作用的神秘学,照样屹立不倒,仍然被人们所乐
于接受,乐于追求。甚至,在物质文明高速发达的今天,更为吃香,更为人们所倾倒。
这是什么原因呢?因为物质文明发达的结果。这个世界,几乎成为机械的世界,距离自
然愈来愈远;这个世界上的人生,几乎成为机械的人生,枯燥乏味。而神秘学所讲究的,
虽然还没有离开人体和自然物理的关系,但它是讲究精神生命的学问,它在追求精神生
命和宇宙生命综合的究竟。

西方的文化思想,它的原始根本存有极大的障碍,始终挡住了趋向
形而上学真正解脱的道路。(一)因为西方的文化思想,基本上是偏向于唯物的,所以
它把精神领域的奥秘,和形而上学的结论,非常自然地都会归向于物理的作用,不能彻
底明白和求证到超越心物的究竟。(二)西方文化的基本精神,始终包藏在“新旧约”
的怀抱里,到了追求神秘到无法用人类惯性的思想知识去解释时,仍然把它推向宗教的
领域里,寻找答案。

密宗起源的传说,约有两途:
(一)从传统佛教的观念,认为释迦牟尼入涅槃以后几百年间(公元150—公元250
年间),印度佛教中,出了一位龙树菩萨(又一说是龙猛菩萨),打开了释迦佛留在南
印度的一座铁塔,取出密宗的经典,从此世上便有了密宗的流传。到了中国唐朝玄宗时
代,有三位印度的密宗大师来到中国——善无畏、金刚智、不空三藏——便传下了密宗
的教门。再到宋末元初,由蒙古人带入了西藏的密教,经过融会以后,到了明朝永乐时
期,认为密宗过于怪异,便下令废逐,以后就一直流传在日本,这在中国佛学史上,后
来便称它为东密。
(二)从西藏密教的传说,认为释迦佛的一生,所传授说法的重点,都是可以公开
讲说的,所以便叫它为“显教”。至于具有快速成佛的秘密修法,释迦恐怕说出来了,
会惊世骇俗,所以终他的一生,便不肯明言。到他涅槃后的八年,为了度世的心愿,需
要传授密法。因此,他以神通显化,不再经过母胎而出世,又在南印度的一个国度里,
正当国王夫妇在后园闲游时,看见池中巨莲中间的一朵忽然放大得异乎寻常,顷刻之间,
又从这巨莲的花蕊中跳出了一个婴儿,就是后来密教的教主——莲花生大师。长大以后,
娶妻生子,继承王位,以种种神通威德治理国政。以后舍弃王位周游传法,到过尼泊尔,
发现国王残暴失德,他便取而代之,为尼泊尔治理好了国家,飘然而去。当中国唐太宗
时代,他便进入西藏传授密宗的教法,从此使西藏成为佛国。他的传法任务完了,在西
藏乘白马升空而去,返回他的世外佛土。据说,莲花生大师永远以十八岁少年的色相住
世,始终不老,偶然嘴唇上留一撮小胡子,点缀他的庄严宝相。西藏密教徒们集会,虔
诚修习一种密法“护摩”,以火焚许多供养的物品,有时感通了莲师,亲自现身在火光
中,如昙花一现,与大家相见云云。这一路的密宗,在中国佛教史上,后来便称为藏密。
过去藏密很秘密地固守在西藏的封疆,在元朝,曾一度传入内地,但不久也随元朝
的势力而消失。清初又一度传入,但大半都限于清朝的宫廷、王室。藏密部分流传到欧
洲,被掺入西方神秘学派的事,是十八世纪,英国在印度建立起殖民地的统治权之后,
又想侵吞西藏,极力挑拨汉、藏之间的民族感情,煽动地方情绪,英国的学者与传教士
们,便又辗转进入西藏学习密法。同时法国的传教士和学者们,有些从越南通过云南边
境进入西藏学习,有些通过英国,也从印度人藏。
一直到1924年以后,汉、藏之间,互通款曲,显教与密教的学人,才有了往来,而
藏密各宗若干知名的喇嘛大师们——俗称为活佛的,也就亲自来内地传教,于是藏密便
在内地渐渐流传。尤因佛教各宗的衰落,听到密宗有秘密的法门,可以快速成佛面加快
了流传。要发财的,它有财神法。要不舍世俗的男女夫妇关系,而又可立地成佛“不负
如来不负卿”的,它有双修法。要求官求名的,它有增益法。总之,密宗几乎以有求必
应,无所不能的姿态出现,而且以神通相炫耀,幻弄玄虚。不管是真是假,这些陪衬密
宗外表的作用,便不知赢得多少善男信女们的倾心膜拜!
但从人类文化的发展史来研究,或从佛教文化发展史来看,无论东密与藏密,原始
起源的传统说法,实在过于神秘,令人无法置呼。如果站在宗教性的立场,只有“信”
便是,稍涉怀疑,即是渗漏。可是时代到了今天,科学的文明,到处都向神秘的壁垒钻
研透视。因而,固守旧封并非上策。密宗的方法,倘使真有利于世人的,何妨再度开放
南天铁塔的锁钥,把它的无上威德,多给世人沾些利益?如果打开神秘的大门以后,并
无其他东西,那又何必敝帚自珍呢!因此,我来说密。

密宗与唯识学一样,大体说来,都是释迦牟尼涅槃(灭度)以后五百年间开始,到八百年间
而集其大成的印度后期佛学,应无疑问。

显教
经论所讲的,大多都是着重在形而上本体论的辨正,以彼破除凡夫执著现象为实体的观
念。如果依佛学全部的真义而论,这些都是注重于“法身”的修持,而不管“报身”与
“变化身”的实证。况且一般的人,又忽略了经论所指出离欲界以后,还必须住于色界
方能成就的重点,所谓“卢舍那佛”(报身佛),有必须住于色界而后方能成佛的内义。

佛说“般若”的“空观”,还只是一时之方便。由“真空”而再证“妙有”,才是最后的究竟。

大小乘的佛学,大体上,都以净化意念(意识)入手,最后达到无得无依归。
因此必须空了心念,舍妄归真。而密宗的知见,依据“唯识”的“识变”理论,认为
“空”与“有”的境界,也都是“唯识”的净与污的变化现象,而此心、意、识的究竟
体相,“有”即是“幻”,“空”亦非“真”,而且即此意念,也便是心识的本体实际
的妙密功能,所以只要直接去“转识成智”,便可“超凡入圣”,甚至便可“即身成佛”
了。

有关心意识修法的粗浅说明
    如果我们推开佛学的理论,但从现在通常易懂的方法来说明,首先便须了解我们这
个现有的心、意、识的状况,也可以说先要明了这个“心波”的现状。便如一、二两图
的表示。图一显示通常人心意识活动的状态。图二则为修习佛法人观察心意识波动的状
态(A虚线表示“心体”,B波线表示“意念”,C波线中音的凹点表示“意静心空”)。

    了解了这两图以后,便可知中国佛学,综合大小乘与显教、密教的理论,认为“全
波是水”,“全水即波”的简要原理了。由此原理的推衍,便可知道密宗运用意念(意
识)作观想的修法,与禅定“心一境性”修法的原则,以及般若空观的作用,完全不二。
显教是以“波平境净”为教理的究竟;密宗是以“净化心波”为教理的极果。如果独以
“波平境净”为究竟,偏之毫厘,便成一潭死水,再不能繁兴大用,而建立升华生生不
已的功用。如果只认为“净化心波”,无妨起用为究竟,倘有丝毫偏差,习染于有,也
会致于“动则易乱”之迷。因此藏密修法的系统,便有不同于东密之处,以“生起次第”
与“圆满次第”作为密法的旨归。“生起次第”,以净化意念而繁兴幻有的大用。“圆
满次第”,以止息心波为归真返噗的究竟。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