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录黃碧雲《無愛紀》

标准

「我在渐暗下来的房子想着你。但你已经不在了。我还爱你么?」

「在这难以安身的年代,岂敢奢言爱。」

「如果你还收到信,你会读我的信吗?我写的时候,总是觉得你不会读我的信。读我的信的,一定另有其人,一个陌生的女子,我不知道她是谁。她拿起信笺的时候,字可能已经化成尘埃了。过去的终成过去,没有比成灰的信纸更为实在。」

「我梦见有个人在河边等我。我说:怎么你在?但那个人我不认识。那个人不是你。我想我不会再见到你了。见着你,我也认不得。你的面目是那么模糊。」

生活的丰盈如果我感到喜悦不过是有个人跟我说,我所赚不多只能是那么多,但你喜欢吃什么就吃什么。

米记在一架行走着的的士后座看着她,淡蓝衣裙里微微起伏的线条无人风景我也曾想过问天求索问天何以承……地何以托……此生悠悠忽忽终何以索……我也曾想日不经老月不经汐溯……流星留连片刻石头断裂终腐之身,岂可轻言爱岂也曾想过执子之手承子之身……随子之影……以我血为子之醉饮……我灵为子之亡魂一生之悠长为汝之一瞬也曾想生之细密无光筛谷只留瞉糟糠隔夜馊酸终必成蚀……也明知心旧如故衣陈烂如泥日日倦容相对岂能朝朝明丽嘉好也说只影无双多木不成森此生只有一纵是两身共卧奇身难成偶所以虽然我也曾想过长久种种……不可终日……在夜尽之前曾有圆舞、密语、低眉、浅笑、静默、秋凉直至地尽将我们风干……人潮卷没谁也不曾埋葬谁……无所谓杀……然而我们隔土静听犹记起细弱之身曾经有所承诺有所欠缺。

在那个手与乳房之间的小小空间,越过了就赔上半生,赔上半生的不光是楚楚米记也一样,婚姻这回事不是拔河没有说一个赢一个输,绳子断开两个人都跌到头破血流,说不好连手臂拔掉。

远离感性不知是生活给她的福惠还是咒诅,但是感性决定远离她而不是她要远离感性,她别无选择只让生活将她化成灰烬。更何况当初楚楚也不是那么激烈的一个人,要焚木也不过从浅褐黯黯的碳成深灰,从不燃烧。

你一个人的时候你会想念我,想念我对你的执恋,想:我遇到过一个热烈的女子。我却要花一生的精力去忘记,去与想念与希望斗争;事情从来都不公平,我在玩一场必输的赌局,赔上一生的情动。

他们都说我是个聪明女子。我后来才明白聪明误的意思。只有自恃聪明灵敏的人才斗牛似的往狂牛的双角冲,还可以力斗几个回合,但毕竟不是斗牛士,终给撞个肚破肠流。聪明人轻率,自取灭亡。只有愚拙人小心翼翼,唯恐害人害己,时常不敢,心存敬惧,因而终得着安稳。

从今我会学得愚拙一些,因而得智能;不爱之慧。

「愛之所以為愛,或許在乎缺失。—— 從不可得,因此思念終生。」 「你是對的。你說:如果我很愛你,你就不會要我了。我當時吃了一驚,你實在太聰明了。我喜歡你,或許因為你很聰明。—— 大概沒有無緣無故的愛吧。」

「將來我想起你,生命裡必然有一段無可彌補的空白。」 「將來歷史書上都會有一段長長的空白。很多人靜默無言。不是因為膽怯(我從不膽怯),不是因為忘懷(我們怎能忘懷),只有同代人能夠理解發生的事情,但過後必無·從·說·起。」 「但我還是心存感激。你曾經使我小小的世界變得可信可親。當你對我說,請等一等,我在那個暗小的房間等待著你,我心裡曾經充滿蜜糖與奶香的喜悅。我寫寫停停的念著你,斷離的生命得以繼續。我知道你讀著我,我便如芭蕾舞孃旋轉並落定。我生命裡其後的笑容,都有著你的笑的影子;我所有的哀傷都有你;我的揚起都因為我曾經沉落;思念世上所有的缺失。你的不存在,最為長久。絳綠一九六六年八月十七日」

我不介意被离弃,本来吧不是你离弃人便是人离弃你,不是那么复杂的一回事。
愤怒很短暂,蜷伏的姿势,我何其熟悉。

我只想很微小的,纵使也是微微放任的,但我又不会骚扰任何人的生活着,没有人要逼害我,也没有人要孤立我,我不那么重要,但就这样莫名其妙无法以我愿意的生活方式生存下来。

要么离开,要么改变我自己。
就这样,生活那么大,可以挤掉任何言语,任何任何伟大而虚假的事物。
我只是觉得倦,以为睡着了便没事。
命运的意思是,是处境选择你而不是其他。
如果有天我们湮没在人潮之中,庸碌一生,那是因为我们没有努力要活得丰盛。   我对生命要求很简朴。
从此我掩目,罢了,我自此便盲掉,从今不得见光。
事事都是身外物。

请为我的灵魂点一支蜡烛。 我很想,有光。 最后我看到了我要的手。 明亮,黑暗。 找到了一个并不是说再见的手势,也无关爱,或灯光的遥远。垂落至脚前的所有重量,那么轻,这样我必然可以,在一个忘记时间的目光所及的无窗的位置。 无身升起。 在疲乏之中,慢慢沉没。 不要跟我谈话,请不要,理解我,不要靠近。 如同在裂空之下,我遇到了你。无所依傍:此生无所依傍。你将逝亡,我亦摇摇欲坠。 但我还是缓慢而小心地接近你,一定因为相互怜惜。

一定会有那么一天。记忆与想念,不会比我们的生命更长;但我与那一天之间,到底要隔多长的时候,多远的空间,有几多他人的、我的、你的事情,开了几多班列车,有几多人离开又有几多人回来。那一天是否就掺在众多事情、人、时刻、距离之间,无法记认?那一天来了我都不会知道?我不会说,譬如一九七六年四月五日在天安门广场,我忘记了你。当时我想起你但我已无法记得事情的感觉。所以说忘记也没有意思,正如用言语去说静默。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