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respondances》——〈恶之花〉波德莱尔 “象征主义的宪章”(多版本译作比较)

标准

Correspondances

La Nature est un temple où de vivants piliers
Laissent parfois sortir de confuses paroles;
L’homme y passe à travers des forêts de symboles
Qui l’observent avec des regards familiers.

Comme de longs échos qui de loin se confondent
Dans une ténébreuse et profonde unité,
Vaste comme la nuit et comme la clarté,
Les parfums, les couleurs et les sons se répondent.

II est des parfums frais comme des chairs d’enfants,
Doux comme les hautbois, verts comme les prairies,
— Et d’autres, corrompus, riches et triomphants,

Ayant l’expansion des choses infinies,
Comme l’ambre, le musc, le benjoin et l’encens,
Qui chantent les transports de l’esprit et des sens.

— Charles Baudelaire 

各版中文译作————

1.
(无题)

“自然”是一个大寺院,那里的话柱
时时吐朦胧的语。
人逍遥于象征之森林,
而内视以亲热的眼,
好像远处来的悠长的反响,
混合着阴森深远的太极。
夜一样,光明一样的广大,
香色,和音与他相答。
那种香,像小儿的肉一样的鲜丽,
像木笛一般的优婉,牧场一般的油碧。
——其他则为腐败的,丰富而凯旋的香气。
备一切的事物的膨胀:
像琥珀,乳香,安息香,和麝香似的,
对灵魂与官能的法悦。

(田汉译,1921年11月,首译。)

2.
《万物感应》

那天然,好像一座堂皇的寺院,
里面有生动的圆柱,时发谰言;
象征的柱林,睁着亲热的大眼,
在寺院里,把过往的人类观看。

香气颜色和声音,都互相感应,
好像,从远处传来的袅袅回声,
混合成,一个黑沉沉的大单纯,
大得又好像暗夜,又好像光明。

一些香,清得和婴孩肉体一样,
柔得像箫声,绿得像一片牧场,
——另外一些香,浓馥得压倒群芳,

好像琥珀安息,以及麝香,
欢声歌唱,灵魂和官能的交畅,
直把无穷的万物,向无限延长。

(陈勺水据日版译,1929年4月1日)

3.
《应和》

自然是一个神殿,有许多活柱
不时地讲出话来,总模糊不清;
行人穿过一重重象征底森林,
一路接受着它们亲密的注目。

有如漫长的回声在远方混合,
变成了一致,又深又暗的一片,
浩渺无边如黑夜,光明如白天,
芳香,颜色与声音在互相应和。

有些芳香新鲜如小孩的肌肤,
悠伤婉转如清笛,青翠如草地,
还有些芳香,富贵,淫荡与威武

展开得,比得上无界限的东西,
像麝香,琥珀香,安息香与馨香
歌唱心灵上与感觉上的神往。

(卞之琳译,1933年3月1日)

4.
《交响共感》

“自然”是一大伽蓝,生生的楹柱于此,
不时地吐放出朦胧的言词;
人须取径象征的森林而来此过从,
森林常以亲昵的眼色向人谛视。

仿佛来自远方的长音响,
于深邃而阴沉的冥合中相混,
渺茫得如同夜和光,
音,香,色都在相呼相应;

有的香,有婴儿肌肉般的鲜艳,
牧场似的绿色,牧笛似的温甜,
——更有些腐败了的却丰丽而夸艳。

一切都备着无限似的扩张情调,
琥珀,乳香,安息香,及麝香那样,
歌唱着魂和官能的悦乐。

(诸侯译 1934年3月1日)

5.
《契合》

自然是座大神殿,在哪里
活柱有时发出模糊地话;
行人经过象征底森林下,
接受着它们亲密的注视。

有如远方的漫长的回声
混成幽暗和深沉的一片,
渺茫如黑夜,浩荡如白天,
颜色,芳香与声音相呼应。

有些芳香如新鲜的孩肌,
婉转如清笛,青绿如草地,
——更有些呢,朽腐,浓郁,雄壮,

具有无限底旷邈与开敞,
像琥珀,麝香,安息香,馨香,
歌唱心灵与感官底狂热。

(梁宗岱译,1934年4月1日)

6.
《交响》

自然是一座圣殿,那里边,活的柱子
时时地泄散出漠然不可捉摸的话语:
人在那里经过,穿过了象征的森林,
森林在注视着他,用着熟识的眼睛。
如同漫长的回响在远处融合着
在一种幽暗的深沉的统一之下,
广漠地如暗夜又如光明,
各种的熏香,色彩和音响互相响应,

是有些熏香,如婴儿的肉肌般新鲜,
如草地般青翠,如木笛般清转,
——而又有些,是腐朽的,浓郁的,雄壮的,

具有着无限的事物的扩散,
如琥珀,麝香,安息香,和檀香,
要歌唱着心灵和官感的狂醉。

(穆木天译,1935年7月)

7.
《交感》

宇宙一兰若,楹柱皆有情。偶然相攀谈,隐约笑语生。
行人此经过,森然见群形。逢人如相识,凝视不转睛。
六和只一体,深邃而幽冥。其阔如夜色,其远如光明。
色香与音响,千里相感并。有如空谷音,遥远寄回声。
世有极品香,鲜如初生婴。其和如壎箎,其绿如郊坰。
又有富贵香,浓郁迷性灵。琥珀檀乳麝,纷纷难指名。
精神通感觉,互递芝兰馨。

(王了一译,1945年11月)

8.
《应和》

自然是一庙堂,那里活的柱石
不时地传出模糊隐约的语音……
人穿过象征的林从那里经行,
树林望着他,投以熟稔的凝望。

正如悠长的回声遥遥地合并,
归入一个幽黑而渊深的和协——
广大有如光明,浩漫有如黑夜——
香味,颜色和声音都互相呼应。

有的香味新鲜如儿童的肌肤,
柔和有如洞箫,翠绿有如草场,
——别的香味呢,腐烂,轩昂而丰富,

具有着无极限的品物底扩张,
如琥珀香、麝香,安息香,篆烟香,
那样歌唱性灵和官感的欢狂。

(戴望舒译,1947年3月)

9.
《通感》

大自然是一座神殿,活生生的柱子
时时从那里吐出嘈杂的语言,
人们穿越过象征的森林打殿前走过,
柱子朝他们注视,殷勤又亲切。

仿佛是长长的回声从远方
溶合为神秘而深沉的一体,
浩瀚又黑暗又好像光明,
芳香、色彩、声音在互相感应。

有一些香气鲜嫩日婴儿的肌肤,
双簧管一样柔和,草原般青绿,
还有一些呢,腐朽,浓郁而神气。

具有着无限事物的扩展、伸张,
犹如琥珀、麝香、安息香和乳香,
歌唱着精神与感应的运行来往。

(陈敬荣译,1987年7月)

10.
《感应》

自然是一座神殿,那里有活的柱子
不时发出一些含糊不清的语音;
行人经过该处,穿过象征的森林,
森林露出亲切的眼光对人注视。

仿佛远远传来一些悠长的回音,
互相混成幽昧而深邃的统一体,
像黑夜又像光明一样茫无边际,
芳香、色彩、音响全在互相感应。

有些芳香新鲜得像儿童肌肤一样,
柔和得像双簧管,绿油油像牧场,
——另外一些,腐朽、丰富、得意扬扬,

具有一种无限物的扩展力量,
仿佛琥珀、麝香、安息香和乳香,
在歌唱着精神和感官的热狂。

(钱春绮译)

11.
《应和》

自然是座庙宇,那里活的柱子
有时说出了模模糊糊的话音;
人从那里过,穿越象征的森林,
森林用熟识的目光将他注视。

如同悠长的回声遥遥地回合
在一个混沌深邃的统一体中
广大浩漫好像黑夜连着光明——
芳香、颜色和声音在相互应和。

有的芳香新鲜若儿童的肌肤,
柔和如双簧管,青翠如绿草场,
——别的则朽腐、浓郁,涵盖了万物,

像无极无限的东西四散飞扬,
如同龙涎香、麝香、安息香、乳香
那样歌唱精神与感觉的激昂。

(郭宏安译)

12.
《通感》

自然是座庙宇,有生命的柱子,
有时候发出含含糊糊的话语:
人从这象征的森林穿越过去,
森林观察人,投以亲切的注视。

仿佛从远处传来的悠长回音,
混合成幽暗而深邃的统一体,
如同黑夜,又像光明,广袤无际,
香味、颜色和声音在交相呼应。

有的香味嫩如孩子肌肤那样,
柔和像双簧管,翠绿好似草原,
——其余的,腐蚀,丰富和得意洋洋,

具有无限事物那种扩散力量,
龙涎香、麝香、安息香、乳香一般,
在歌唱着头脑和感官的热狂。

(郑克鲁译)

13.
《交感》

自然是座庙宇,那里的活柱
不时吐出朦胧的话语,
逍遥于象征森林的游子,
树木正亲切地把他注视。

恰似融合于远方的悠长的回声,
在一个黒黧而深邃的整体中,
浩瀚无垠,像黑暗和光明不可穷极
芳香和颜色与它应答不已。

那馨香,似孩童的肌肤沁人心脾
像牧笛一样优柔,牧场般油碧,
——其他则为腐败、浓重、弥漫万物气息。

有如无穷无尽的事物繁衍扩张
就像麝、琥珀,琥珀和安息香
齐声歌唱心灵与感官的交欢。

(江伙生译)

14.

《契合》

  大自然是一座神殿,那充满活力的柱子
往往发出朦朦胧胧的喃喃的声音;
人漫步穿越这一片象征的森林,
森林投出亲切的目光,注视着人的举止。

  宛如来自远方的一阵阵悠长的回声,
融入深邃而不可思议的统一体中,
像光明一样无边无际,又像黑暗一样无穷无尽,
香味、色彩和声音纷纷互相呼应。

  有的香味鲜嫩如儿童的肌肤,
轻柔如双簧管的音调,翠绿如草地,
——有的香味却异化、绚丽而眉飞色舞,

  流露出无限的天地万物的心迹,
仿佛龙涎香、麝香、安息香和乳香,
歌唱着精神的振奋与感觉的激昂。

  (张秋红译)

15.
《呼应》
*英国学者盖伊-桑的解读——

在庙堂的夜间,耸立着一丛丛活的柱子,去那里朝拜的人,低声耳语着无人能够理解的话语。朝拜者还在这庙堂的巨大、纠结的象征树林中穿行、游荡,他们感到两旁有说不清的然而却是友好的眼神在注视着自己。
可以听到远处模糊地、经久不息的回声。它们在森林中索索作响,汇成一种深沉的混合声音,如发自大锣。这声音在四处回荡着,终至于消逝。
如夜一般浩漫,又比白日更辉煌,色彩、声音、香味就在庙堂的这种景致中与朝拜者对话。它们全都无限地变化着:声音就象童年那样芬芳;其他东西(色彩与香味)又像双簧管的声音那样甜美;声音即色彩,又象绿色的牧场。
这座森林充满着种种魅人的气息。琥珀香和篆烟香,安息香和麝香,所有的芳香构成了一种协调的和声,致使狂喜的感官和在搏动中升华的灵魂一起融汇进感觉与声音凯旋的和鸣和启示之中。

(陈圣生译)

16.
《对应》

自然是座神殿,它那有生命的柱子
不时让自己说出含糊不清的话语;
那路人在林立的信条中走过
它们以熟悉的目光注视。

恍若悠长之声在远处混合
阴深一律,
如黑夜和光明般宽广,
香气、颜色和声响在相互作答。

它好比童孩肉体般清香,
双簧管乐声般柔和,青青草地般翠绿,
更恍似……,腐朽,丰富又得意洋洋,

有无限多事物的表现力,
如琥珀,麝香,安息香和乳香,
歌唱着灵魂与感官的转移。

(赵小健译      2005)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