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14岁写的文章《离开那时》

标准

我用一转身的时间,离开;
我用一辈子的时间,遗忘。
——————题记

(一)
已近凌晨。窗外依旧有浮动的喧哗。
我没有用严肃的姿态写字。我看到时钟无声的滴答。
徽告诉过我,午夜与凌晨的交界,你对着镜子,可以与自己的灵魂对话。
这一秒我发觉,三根指针重叠在一起的时刻竟是如此壮观。
同时,我听见破碎的声响。
是灵魂在牵绊我,我与它无话可说。

八月·落幕

这是个冷夏。八月的天空只会惆怅和哭泣。
在浓浓的吹不散迷茫的雾薄中,在绵绵的洗不净忧伤的雨帘里。我一天一天地观望着自己即将散场的舞台,我一秒一秒地挣扎在落幕前的独角戏内,我安静地坐着,看着,演着,等着……
前世的碎影零落在我孤独的舞鞋上,我听见你们说—————
“你并不是只属于自己的”——阳光收容着我皱眉的笑貌。
“我没有这种天分,安静得没这么快,安静地看你离开”——窗外是安静的风,吹痛我安静的脸。
“我不会原谅你,我会恨你一辈子”——疲惫地垂下头,我看见一缕伤逝的发丝。
“不能在一起不代表能忘记”——我咕嘟咕嘟地喝下一整瓶白水。我听到自己喉咙发出的寂寞声音。
“但愿,那只鸟儿,飞好!”——电脑显示器的光线刺穿了我的双眼,我用力地揉啊揉。
“答应我,最后为我弹一曲《爱的罗曼史》”——静静屈伸的手指,在指尖处尖锐地疼痛。
“我拥有的已经很少了,为什么你也要离开我?”——夜晚寻觅紫薇星的流过,双手合十,为你祈福,为你哼首《Melody》。
“好喜

欢你的笑,好想看到你的笑,但却不知还能否见到”——我边忙碌边微笑,我看着镜子里浮现着你喜欢的表情,真的笑了。
“你相信奇迹吗?是你让我学会等待奇迹”——我折了一千支纸鹤,坐在山的这头往下扔,我在想,能有一只飞到山的那头吗?
“以后一个人到另外一个陌生的地方要小心呐!”——最后一次缅怀那趟熟悉的路线,过往街市,道边杨柳,想着以后,要学会在没有他的车厢里,独自眺望夜的灯盏。
“你走了,我们仅存的坚持也跟着走了”——我伫立在门边,腿脚似乎被捆缚住了。因为我得知,自己是最后一个能开启这扇门的人,也是为这扇门附上永久枷锁的人。
“只要你快乐,发自内心的快乐……”——雨水正好滴在我无意伸出窗外的掌心上,我听见了自己发自内心的呻吟。
“请为爱你的人珍重”……
……
追光灯迅速地转换,空气中隐现着隔世的空旷,尘埃悬浮不肯落定,寂寥而苍白的台词哽咽住残喘的呼吸。你们的容貌,融化在季节深深的暗影中,模糊在我晶莹的瞳孔里。
八月,好湿的八月。它似乎在向我的坚韧挑衅,象征性欲成为不久后封存的最后章节。
空荡的舞台,暗哑的灯。我耗尽了所有力气,终于,没掉下一滴眼泪。
因为我听见上帝说“眼泪可以忘记”。
尖叫,埋没在落幕的巨响中。我感觉眼睛里的液体马上就要溢出来了,我感觉尖叫的同时那些液体在颤动,我好怕它有活生生跑出来的冲动,我好怕自己输给这个八月。
幸好,幕及时落了。
我可以在今后的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将记忆铺陈开来,铺陈开来……
因为,我没有流泪。
你们该为我骄傲。

(二)
我教会自己,把黑夜熬成破晓。
人们总是吝啬地对待夜晚,只将沉鼾献给它,仅用睡眼对视它。
如果可以,我会选择在夜晚思考,在夜晚追忆,然后在熙攘纷乱的白昼,甜美地睡去。
如果“如果”真的结了果子,那我相信,我掌心上的掌纹,很快就会纠结在一起,指向一个没有明天的方向。
明天?
……明天的你们还会想起昨天的我吗?

两年·梦魇

暮既然落了,那么一切已成定局。准许我用一夜的时间,将这白驹过隙般的两年倾尽。
初中一年级,是段没什么色彩的光阴。或许是贪恋于小学的单纯吧。或许是心太冷了没寻觅到什么温存吧。所有的人似乎都在尽可能地与过去的人和事贴近。而对于那些生面孔、新名字,则被动得地疏离着。信箱堆满了信件,传达室挤满了看信的同学,眼神中透露着急切的期盼。那时的我们还不懂,一个人总是要忘记一些事情,他才能记住另外一些事情。我们固执得不肯忘记,因此这一年,几乎什么也没有记住。
拼命地搜索,只剩几段破碎的场景。
比如:学军时站在我旁边的婧常常在我昏眩的时刻挽住我的胳臂;第一次见到班主任时大跌眼镜的心情;补课期间做扫除,被一位小兄台猛的一推门给夹卫生角里了(后来得知此人为志龙兄);上副科时班级一片传纸条的繁荣景象;为卷子没写名而被老师骂;成天往黑板上抄密密麻麻的假名;跟前座的亚楠搞各种恶作剧;跟我亲爱的丹丹老对儿没黑没白、天南海北地胡侃啊……
这些是仅存的快乐记忆。而其余的,都是恐惧和哭泣。
上了初二,我变得不再软弱,不再害怕上学看到那张恐怖的脸。我珍惜着那个世界上最好的老师,看到她阳光的笑脸便觉生活充溢着希望。我快乐地跟菲和晶排练舞蹈,雀跃着与男生们打篮球,尽情地挥洒青春的汗水。然而好景不常。半

个学期后,一切都变了。我的好老师走了,我渐渐被现实挤压成一个极端主义,被那些丑陋的东西捆绑得像个活死人,被流言蜚语深深地斥责,成为所谓的“起义领袖”,被扭曲着一切单纯的思想……所有的所有都愈变愈糟。而冬季,似乎也正用它的寒冷,冻灭我的意志,冻僵我的手。怀念那些上完夜课后一路回家的时光,一小伙人前前后后走在一起,在飘雪的晚上仰着头观望,在昏黄的街灯下等车,在车厢里挤得暖暖和和的。同时也忆起每一印足迹的寂寞心情,深深浅浅,浅浅深深。我在沉默中回避他们担虑的寻问,在独自哼唱的小调中减少交流的机会,在看着大家都上了车之后迟疑地定住了脚步,在逼人的冷风中瑟缩地围紧围巾……几乎半年,都是在犹豫的意志下封闭着自己,挣扎地走过来的。随即亦步亦趋的地走向绝望。而当那段阴霾的日子稍稍被春天的色彩晕染开来时,我终于听到了苏醒的声响,终于挣脱了冰霜,想伸手摸摸阳光了。朋友坚持地站在我身边,告诉我要坚强、要微笑,要快乐,告诉我他们是爱我的,他们永远支持、信任我。我努力地瓦解心的冰冻,拼命地让自己明朗地笑。我以为一切都会好的,春天能带回我的希望。然而,当夏天投奔进我的生活时,痛苦开始轮回。头顶的太阳企图刺伤我的前额。我的影子清晰地映在灼热的大地上,我看到它在蜷缩。我看到我的自尊在卑微地沉吟。灵魂一天天被聒噪得发狂咆哮。心在被驱逐,慢慢地煎熬。直到有一天,我发现残酷的太阳真的灼伤了我的前额。我开始头疼,开始晕眩,开始不说话,开始整日以泪洗面……我知道我病了,我知道我该离开了。

曾经,是美的,我固执地说它是美的,即使它太抑郁太灰暗。
其实那些小小的细节以及断续的背影音乐就足以让我将其作为一生最爱的电影了。一次被篮球击中,一首《ながいあいだ》云云。
经过了两年,大家终于舍得忘记过去而尽力记住眼前的故事和面孔了。那是段必要的过程。让我们靠得更紧。
剩下一个秋冬,但愿是平静的。没办法陪大家一起面对中考了,也没机会再跟你们同舟共济了。我只希望,你们好好的。

(三)
我的书桌台上有一支瑞士的沙漏。精致至极。灯光照在它外表的玻璃上,折射出漂亮的光圈。黄色细碎的沙粒,顺着那小小的出口,井然有序地涌出,不急不缓。像是光阴的流逝。
我曾想,若这是一支破碎的沙漏,那么,时间就会一边流溢,一边死亡。
但它永远不会破碎。外表,是能为其倾尽所有的保护玻璃。是玻璃,但不脆弱。
所以,我只能千篇一律地将它翻转180度,在注定的流逝中,饱受轮回之苦。可你发现了吗?伴随着正在和将要逝去的时光,自始至终,都只是那一小堆沙,那一小段记忆……
留不住,算不出的流年。

时间·坚持

我依旧习惯仰头看天,在每寸阳光下,意犹未尽地想起你。
我固执地相信,没有人能守侯谁一辈子,没有不变的誓言,更没有不淡的眷恋。人总是要继续生活的,在新的生活里得到新的记忆,便可以更替那些曾经。我们的身边,没有任何一样东西会因我们的不舍而停滞。
天在往“秋老虎”的方向发展,花草依旧盼望着长高变漂亮,路上的车辆仍是不知疲倦地穿梭,百货商店每天面对不同的营业额,周杰伦的新专辑也出炉了,《还珠格格3》也要热播了,我们也该买好看的纸包书皮了,父母们马不停蹄地奔波,国际大事层出不穷地上演,地球没完没了地公转自转……似乎“改变”才是真正的不变罢。
是的是的,我们都要变,都得变,也都在变。
我们这么年轻,还有着太多人生的玄机等我们认识,还有着太多命定的有缘人等我们相知。而我们,就是曾经彼此生命中的一角,或轻或重,末了,都是过客。“过客”这个词是有温度的——太冷。但至少留下过。暂且够了。
年轻的我们不该贪图更多遗存,那是牵绊。我们应该大声地唱“头发甩甩大步地走开”,而不是“我要我们在一起”。或者可以偶尔哼起“是否还记得,那种美丽的天色,那时天很蓝……”我们长大了,不能再任性了。要知道,在时间里,我们什么也留不下。不能再像彼得·潘一样了。我们不再是孩子,倔强地以为没有完成不了的夙愿。这个世界并非符合我们的梦想,它太繁琐也太虚伪,只会让我们迷途。因此要相信,“有些事情,是可以纪念的,有些事情,是可以遗忘的,有些事情可以心甘情愿,而有些事情,我们一直无能为力”。
正如我的离开。正如时间的能量。
我会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认识陌生的脸,听陌生的歌,走陌生的路,看陌生的风景。我等着那个不经意的瞬间,让自己发觉,原本费劲心机想要忘记的事情真的就那么忘记了。我也等着自己找一天,把眼泪完完全全还给那个八月,彻彻底底还给那两年,然后对上帝说,我后悔了,我累了,我不想再坚持了。“上帝在云端,只眨了一下眼,然后眉一皱,头一点……”

你们也一样,在熟悉的地方会遇见一些陌生的事,也会在陌生的事中渐渐熟悉。偶尔会想念我吧,偶尔会怀念过去吧,偶尔会伤感吧,偶尔会发呆吧。但时间久了,“偶尔”也会少的。等到“极偶尔”的时候,你们应该就可以微笑着记起我了。

你们知道,这才是我真正希望的。
……
听,
时间说:
“没问题。”

……

2002 . 大连.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