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落涂鸦

标准

(一)

巴黎微寒的清晨,易方头倚在车厢玻璃窗边睡着了。列车快线穿过市区、郊县,直达戴高乐机场。沿途一路荒凉景象。易方看了十几年,其间心境总有不同。只记得到后来,外面的景象与心渐渐连成了同一片荒凉。自此,他便不再凝望窗外。闭目养神片刻也是好的。

列车到达终点,易方随着人潮涌起的声响恍惚醒来。有那么一瞬间,他忘了这是哪儿、为什么会来这儿。但仅仅是这一瞬间之后,他清醒地抬起手表看了一眼,跟着快步走向候机楼。

易方是名职业导游,长期奔波在欧洲各国之间。有时接20至50人不等的旅游大团,其中有些是散客团,有些是团体性质的培训或演出团;更经常的是接2至8人的商务小团,司导一体,其中多数是国企的领导以考察为目的的私便旅游,也有一些纯粹是有钱人来购置奢侈品顺道看看风景的。 达官贵人们听惯了奉承阿谀,碰上不卑不亢的易方,也会新鲜几天,不过浑劲儿一上来,也是够他消受的。

易方虽不常回国,但某种意义上,与年幼在国内生活的十几年相比,他更了解祖国的国情和国民所谓的“根性”了。了解归了解,但他不属于它。就如同不属于巴黎一样。

 

(二)

她记得他第一次带她去远行。

他要她8点半等他到家,一起吃个早餐就出发。

她只睡了3个钟头,8点便起身做早餐。沙拉、面包、牛奶摆放在桌上,收拾几件衣物装在双肩包里。然后她安静地蜷在蓝沙发上等待。

她尚对这个男人存有戒备,对有可能发生的事情并无预期,却也未设下底线。

她等了他2个钟头。抽掉了半盒烟。她怎会不知他的牵绊呢。

他来了。见狭小空间缭绕袅袅烟雾,和她烟雾中苍白倦怠的脸。

她听见他的脚步声,却始终不看他。

 

(三)

回巴黎的路上,她感到空气越来越稀薄,胸口愈发沉闷起来。

罪恶感原来也能被生理上感知。但她从未承认过这份罪恶的实相。对她而言,这所谓的“罪恶”只是名相,是世人强行赋予的涵义。穿透世俗庸常的伦理道德观束缚,她只承认人性本能的爱欲光辉。但她依旧被无形的力量压抑,使她沮丧和绝望。

她知道没有未来的相爱是什么滋味:轻松、放肆。因为她从未想过与任何一个男人有一个未来。但此时为何她感到的是负荷?

她看着身边的他。

因为他给了她一个拥有未来的奢念。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