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摘录《务虚笔记》

标准

标题:务虚笔记
作者: 史铁生
出版社: 南海出版公司

现在我有点儿懂了,他实际是要问,死是怎么一回事?活,怎么就变成了死?这中
间的分界是怎么搞的,是什么?死是什么?什么状态,或者什么感觉?
就是当时听懂了他的意思我也无法回答他。我现在也不知道怎样回答。你知道吗?
死是什么?你也不知道。对于这件事我们就跟那两个孩子一样,不知道。我们只知道那
是必然的去向,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我们所能做的一点儿也不比那两个孩子所做得多
--无非胡猜乱想而已。这话听起来就像是说:我们并不知道我们最终要去哪儿,和要
去投奔的都是什么。
人是怎样长大的呢?忽然有一天有人管你叫叔叔了,
忽然有一天又有人管你叫伯伯了,忽然有一天,当有人管你叫爷爷的时候你作何感想?
太阳从这边走到那边。每一天每一天我都能看见一群鸽子,落在邻居家的屋顶上咕咕地
叫,或在远远近近的空中悠悠地飞。你不特意去想一想的话你会以为几十年中一直就是
那一群,白的,灰的,褐色的,飞着,叫着,活着,一直就是这样,一直都是它们,永
远都是那一群看不出有什么不同,可事实上它们已经生死相继了若干次,生死相继了数
万年。

在编织非人力所能解脱的/无法忍受的火焰之衫的那双手后面。/我们只是活着,
只是叹息/不是让这样的火就是让那样的火耗去我们的生命⋯⋯。这预言,总在应验。
世世代代这预言总在应验总在应验。一轮又一轮这个过程总在重演。

“在还没有你的时候这个世界已经存在了很久”

——这不过是在有了我的时候我所听到的一个传说。“在没有了你的时候这个世界还要存在很久”

——这不过是在还有我的时候我被要求接受的一种猜想。

往事,过去的生活,分为两种。一种是未被意识到的,它们都无影无踪,甚至谈论
它们都已不再可能。另一种被意识到的生活才是真正存在的,才被保存下来成为意义的
载体。这是不是说仅仅这部分过去的生活才是真实的?不,好像也不,一切被意识到的
生活都是被意识改造过的,它们只是作为意义的载体才是真实的,而意义乃是现在的赋
予。

有过一个著名的悖论:
下面这句话是对的
上面这句话是错的
现在又有了另一个毫不逊色的悖论:
我是我的印象的一部分
而我的全部印象才是我

设想他枯萎的双腿,和那被伤残殃及的男人的花朵⋯⋯他能否盛开、跳荡⋯⋯那勃动的力量从何而来⋯⋯

无论我们试图对谁的历史作一点儿探究,我们都必得就“历史”表明态度。我曾相
信历史是不存在的,一切所谓历史都不过是现在对过去(后人对前人)的猜度,根据的
是我们自己的处境。我不打算放弃这种理解,我是想把另一种理解调和进来:历史又是
存在的,如果我们生来就被规定了一种处境。如果你从虚无中醒来(无以计量的虚无)
看见自己已被安置在一团纵纵横横编就的网中,你被编织在一个既定的网结上(看不出
条条脉络的由来和去处,这是上帝即兴的编织),那就证明历史确凿存在。这两种针峰
相对的理解互相不需要推翻。

我没统计过我与多少个世界发生过关系,我本想借此关系去看看
另外的、非我的世界,结果他们只是给了我一些材料,供我构筑了这个对我来说的世界。
正如我曾走过山,走过水,其实只是借助它们走过我的生命;我看着天,看着地,其实
只是借助它们确定着我的位置;我爱着她,爱着你,其实只是借助别人实现了我的爱欲。

我从虚无中出生,同时世界从虚无中显现。我分分秒秒地长大,世界分分秒秒地拓
展。是我成长着的感觉和理性镶嵌进扩展着的世界之中呢?还是扩展着的世界搅拌在我
成长着的感觉和理性之中?反正都一样,相依为命。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