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随笔

标准

A

突然在想,也许有一天,你无意提起一件事,乍引来我的兴致,寻问出处。

你早已忘记那曾是我向你引述过的故事,而我甚至也想不起自己就是那源头。

这样想着,怎么会自觉悲凉起来了呢?

“记得”并“被记得”,是我对此有执念吧……

B

如果可以  我要向你倾诉 

用所有的时间所有的语言  

并以此为生

有一条道路  走上了 便无欲无求

因着它通向你  自此永不匮乏

C

她始终不朝他看。什么也不看,

  等她睁开眼睛以便再看他一眼时,他已经不在那儿了。他也不在别的地方。他走了。

  她闭上眼睛。

  她没见到他回来。

  在闭上眼睛之后的黑暗中,她又闻到丝绸,柞丝绸,皮肤,茶叶和鸦片的气味。

  她想到气味,想到那个房间,想到他被俘的眼睛如何在她,女孩的热吻下挣扎。”

                                            ————  玛格丽特 杜拉斯《中国北方的情人》

   相隔几年再读这小说时,冷静莫名。惟独看到这一段,后脑似乎被什么力量猛击一下。瞬间损伤,暗痛异常。

D

读林夕的访谈————

谈到唱片的发行对象群体年龄的偏低化,林夕无奈表示,这种情形使他作词的寓意范围受到局限,

很多情感是大龄人才能体悟的。但被迫只能迁就其购买力强势的青年群体的情感认同。

另外,林夕说自己的社会责任趋使他尝试在作词过程加入文学普及的企图。佛语,庄子等等。

这是针对青年群体知识贫乏的普遍性,和香港人的情绪调节低能所发出的呼声。

对林夕敬重感徒生。

E

趁着年轻

趁着还有气力承受战斗之残酷

趁着还有愚念欣赏修罗场之瑰丽

选择生存吧

平原 纸飞机

Advertisements

5 responses »

  1. 近日翻看随笔本子 看到09年10月写下的一些随记 于是就补充到博客上来

  2. 今日翻看某人随笔本子,看到不知何时写下的一些记忆,于是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